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正文

 

中国(沈阳)审判日本战犯法庭旧址陈列馆寻访有感

——国际学院郑涵今等(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设施与遗址寻访活动掠影)

2015-10-19 10:49  

2015年8月7日上午,沈阳大学国际学院高俞晨,郑涵今,谭佳明同学到沈阳市寻访了中国审判日本战犯法庭旧址陈列馆,以此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我们参观了里面的文物和老照片,拍了照做了纪念。随后上了二楼,进入了蜡像馆,我们观赏了国审判日本战犯法庭的老年影,也买了纪念品,最后走出了纪念馆,与纪念馆合影。

位于辽宁省沈阳市的中国审判日本战犯法庭旧址陈列馆是国务院公布第一批80处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据1956年4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处理在押日本侵略中国战争中犯罪分子的决定》,1956年6月9日至7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特别军事法庭分别在沈阳、太原两地对铃木启久、富永顺太郎、城野宏、武部六藏等四个案件的45名日本战犯进行了审判。1956年6月9日上午8时30分,沈阳特别军事法庭正式开庭,对日本前陆军中奖师团长铃木启久等8名主要战犯进行审判。这是中国人民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第一次在中国的土地上,由中国人担任审判官,不受任何外来干扰审判外国侵略者,是当时发生在中国大地上令世界瞩目的大事。沈阳审判是包括东京审判在内的历次审判日本战犯中效果最好,也是最成功的一次。东京审判的权威性在国际上应该得到维护,但是包括伯力、南京、上海、马尼拉审判,都有一定的局限性,实际效果也不尽如人意。以东京审判为例,受审的28名甲级战犯中没有一个人低头认罪,前日本首相、发动并策划侵华战争的主要罪魁东条英机在处绞刑前,还大言不惭地表白:“我的责任是战败的责任,这场战争是‘为了自存自卫是不得已’的,作为首相来说,我没干错事,而是正确的。”从某种意义上说东京审判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也是不太彻底的一次审判。而新中国沈阳太原审判日本战犯,45名受审战犯全部认罪,没有一个悔罪,相比之下可见一斑。沈阳审判后,日本及国际上一些权威人士评论说:“新中国审判日本战犯创造了国际审判战犯史上的一个成功的奇迹。”

在寻访过程中,我们看到了革命先烈的老照片、他们穿过的衣服、用过的书籍、当年审判时的椅子、还有许多陈旧的物品。抚顺战犯管理所旧照向我们展现了当时时代的场景。随后我们走到了大厅,里面陈列着蜡像,播放着当时的录像,虽然部分录像已经因为年代久远而丢失,但我们仍能从中看到日本鬼子的残酷和不是人,那蜡像生动地描绘了当年中国人民审判日本侵略者时的画面。起初进入陈列馆的时候,我的心情就非常沉重,看了那些照片,我也仿佛回到了当时的场景,当我进入了蜡像馆看到了当时的录像时,我悲愤的心情终于被释放,我真想当时在审判日本人的成员有我一个,全部判他们死刑。而我经过了解知道当年中国竟释放了双手沾满中国同胞鲜血的五部六藏。最可气的是还有中国最高人民法院的特别军事法庭辩护律师,为日本人辩护,作为一名正常的中国人我也是不能够理解他们的行为,真为他们感到羞愧,可耻!

然而如今,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不断强大,再也没有任何国家敢像当年一样藐视我们,甚至侵略我们,身为新一代大学生,我一定要加强自己的各方面能力,为我的祖国争光!


关于2015年暑期开展“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设施与遗址”寻访活动的目录


 

上一条:延安革命纪念馆寻访有感——国际学院庄铠骏(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设施与遗址寻访活动掠影)
下一条:东北烈士纪念馆寻访有感——国际学院张文馨等(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设施与遗址寻访活动掠影)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东北大学学生工作处 辽宁大学学生工作处 大连大学学生工作处

版权所有 沈阳大学学生工作部(处) 武装部   地址:沈阳市大东区望花南街21号 邮政编码:110044 技术支持:沈阳大学信息中心